连云港汽车网

当前位置:

百年前的福尔摩斯和他拍摄的罪案现场

2019/11/10 来源:连云港汽车网

导读

高清图,建议在wifi下打开每当你通过机场或火车站,总有人会要求检查你的身份证件比对照片,这一切都源于19世纪后期, Bertillon

高清图,建议在wifi下打开

百年前的福尔摩斯和他拍摄的罪案现场

百年前的福尔摩斯和他拍摄的罪案现场

每当你通过机场或火车站,总有人会要求检查你的身份证件比对照片,这一切都源于19世纪后期, Bertillon和他同时代人的开创性工作。

我们可能都是好人,我们中间也可能有一个坏人。

百年前的福尔摩斯和他拍摄的罪案现场

一个多世纪以来,照片帮助警察抓获了很多罪犯。

但最开始拍摄这些照片的人,就是法国犯法学家Alphonse Bertillon,他的技术流程警方至今仍在使用。

“没有人看起来就像罪犯,你看着一个人的脸,不能说,‘这个人是一个罪犯’。”他说。

那些黑白照片,曾是警方辨认疑犯最先进的技术。

Alphonse Bertillon(左)在工作中。

Bertillon也是犯罪现场拍摄的支持者。拍摄谋杀受害者对于他们尸体腐烂或被处理之前搜集尽可能多的证据至关重要。

他设计了一种用安装在三脚架上的相机拍摄犯罪现场的方法,从上方拍摄一宗谋杀案的受害者,记录身体的位置和周边环境,以避免调查人员破坏犯罪现场。他还开发了“公制摄影”,使用丈量网格来记录特定空间及其中的对象的尺寸。

安德烈先生被暗杀,巴黎林荫大道公园,1910年。

Steinheil先生凶杀现场,巴黎,1908。Bertillon把相机安装在离地面1.65米的定制三脚架上,拍摄并记录所有细节,是现场拍摄的标准化流程。

虽然Bertillon的技术其实不都是颠覆性的,但他带来的纪律和犯罪调查的秩序感,为刑事司法的侦察进一步发展打开了大门。

Alphonse Bertillon,1853年4月24日生于巴黎。这个年轻人有着严重的鼻炎和偏头痛,缺乏社会技能,仿佛没有生活方向。他害臊,没有表达自己的愿望,但他继承了父亲的智慧。他的父亲是巴黎著名的医生,统计学家和人类学家Louis Bertillon博士。

Bertillon通过人体丈量法或人的测量来处理辨认罪犯,他的系统叫做bertillonage,涉及头部,面部的尺寸测量,4肢骨长,和其他身体尺寸。Bertillion将这些丈量结果输入每一个被捕者的文件卡中,按照犯罪者年龄进行排序,通过这些来匹配可疑的累犯,并可以交叉参考他的犯法记录。

1879年,Bertillon26岁时,父亲为他在巴黎警察局安排了一份助理文书工作,把被逮捕的人的犯法背景数据从各种来源转移到标准表格上。对一个聪明有潜力的人来讲,这是一个重复和无意义的工作。

生性孤僻的他在这个枯燥无味的档案室里却如鱼得水。这里虽然工薪低微,却没有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大量犯罪现场搜集到的物品里隐藏着一个个扑朔迷离的犯法故事。

当时该部门的犯罪记录有500万份文件,包括8万起枪击。Bertillon意想到,由于没有有效便捷的文件系统,没法检索任何特定的信息,使得这些记录几乎无用。

“许多罪犯当摄影师拍摄他们时,故意扭曲他们的脸,掩盖他们的五官面孔。 ”

Bertillon创造了第一套身体丈量,摄影和记录保存系统,警方可以用它来辨认惯犯。在这之前,只有通过目击者和无组织的照片档案才能肯定嫌疑犯,帮助了警察部门调查数以千计的犯罪记录。

1884年,他的系统帮助巴黎警方辨认241名重犯。Bertillon的工作变得出名,客户形容他为“欧洲仅次于福尔摩斯的神探 ”。因而,欧洲各国警界也纷纭采用这种方法来破案。

Bertillon拍摄方法示例。

到19世纪90年代中期,Bertillon通过流行出版物,展览等成了国际名人。

“拍摄10个人的耳朵,你会发现每一个都不同。一些人耳垂长,一些短,一些更厚。” 他说。

“男人可以用面部毛发遮盖他们的下巴,但不能改变鼻子的形状,除非通过手术。你也不能改变你耳朵的轮廓。”

阿尔弗雷德·德雷福斯上尉的照片。

19世纪末着名的种族政治事件,犹太人德雷福斯间谍案,由于Bertillon提供了错误的刑侦鉴定,致使德雷福斯被判终身监禁。

船长德雷福斯被指控从事间谍活动,证据是一份德雷福斯否认是他写的文件。当时还没有字迹专家,所以Bertillon被传唤,但他在字迹分析并没有什么专业知识。在没有明确的结果时,法国军队和舆论都倾向于德雷福斯有罪,Bertillon终究作证说字迹德雷福斯的。后来的分析证实,Bertillon的字迹证词充满了毛病。

经过多年的研究,Bertillon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指纹记录资料库,和一个初步的指纹分类系统,也产生了第一个成果。

1882年,法国警方利用他的指纹库资料与一个谋杀案现场的血指纹对比,顺利地找到了疑凶。这个事实,使他无可争议地被公认为全世界的“罪犯指纹鉴定之父”。

可惜的是,Bertillon后来一直未能对指纹学有更深入的研究。对刑侦实务工作的酷爱,使他的研究转向了别的方向。

但随着指纹识别的兴起,更多的警察部门了解到指纹识别是更简单的方法,Bertillon的声誉开始退色,他对那些主张以指纹识别为重要证据的人进行了抨击。

尽管勉强,Bertillon最终承认了指纹对破案有关键的作用,并他的刑侦调查系统中引入了指纹识别。

他一生致力于进一步发展其他法医科学技术,如字迹鉴定,热塑性化合物,足迹,弹道学分析和测力计研究。

1914年2月13日,Bertillon死于瑞士明斯特林,享年60岁。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巴黎警察档案馆收藏的Bertillon拍摄作品:

Bertillon摄影。

关注响尾蛇,一起发现不美好却有趣的世界

微信号:xwsnake11

趣味 | 视野 | 纯真

——————————

文艺连萌成员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实践者,我们也没法改变潮水的方向

印度神油推荐

官方网站神油

西地那非的功效

标签